延安整风与反“三风”

来源:本站原创  撰稿:纪检监察科  发布时间:2016-8-19 15:50:38

      20世纪40年代,我们党开展了第一次大规模的整风运动,史称延安整风。这次整风的目的,主要是解决党内长期存在的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简称“三风”),使全党上下思想保持一致,以便更好地团结起来,最终夺取革命的胜利。那么,这次整风为什么把反“三风”作为主要目标?经历这次运动之后,党内发生了什么变化?对于今天党风建设又有哪些启示?我们作一些探讨。
  “三风”的根源及危害
  我们党成立之后的一段时期内,党在思想、理论等方面准备不足,也不够成熟,在处理中国革命问题及党内相关问题时常常犯“左”倾或右倾错误。延安整风之前,我们党先后发生过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三次“左”倾错误。尤其是以王明为主要代表、以教条主义为特征的“左”倾冒险主义错误路线,给我们党和中国革命造成过极其惨重的损失,甚至差点葬送了中国革命。1935年1月,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错误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从此党和中国革命才走上了独立自主的正确道路。
  由于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冒险主义路线,曾长期得到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大力支持,未能从思想根源上进行彻底清算,因而不久又死灰复燃。全面抗战爆发后,1937年11月末,王明从苏联回到延安后,竟由过去的极“左”立场转到极右立场。这次他教条地搬用共产国际指示,提出“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右倾口号,主张对国民党让步。在1937年12月政治局会议和1938年3月政治局会议上,他还一再反对洛川会议以来党坚持统一战线中独立自主的路线、方针、政策,并不点名地批评了毛泽东。当时,毛泽东虽然赞成与国民党建立统一战线,但他认为共产党不能过分相信国民党,必须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历史证明,毛泽东的主张是正确的,但当时却受到王明的批评。由于王明手握共产国际指示这道圣旨,而共产国际当时在中共党内有着很高的威信,因此他的这种右倾思想一度占了上风,这给全党带来了很大的思想混乱,给党在抗战初期的工作造成了不良影响。
  党内宗派主义是主观主义的另一种表现。宗派主义在个人与党的关系上,把个人放在第一位,把党放在第二位,向党组织闹独立性;在组织上,任人唯亲,在同志中拉拉扯扯,把资产阶级的庸俗作风带到党里来;在党内关系上,只强调局部利益,只要民主,不要集中,不遵守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民主集中制原则,进行无原则的派别斗争;在和党外人士的关系上,妄自尊大,骄傲自满,不尊重人家,不学习人家的长处,不愿和人家合作等。宗派主义的典型代表人物之一,就是张国焘。在红军长征途中,张国焘个人主义膨胀,搞分裂党和红军,破坏党的团结统一,给中国革命造成了重大损失。
  以王明、张国焘为代表的错误思想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表现,其集中体现在学风上的主观主义、党风上的宗派主义、文风上的党八股。这些错误思想作风不仅在党内有着深厚土壤,而且还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尽管它们后来并不占据主流地位,但在党员干部中还存在着影响。尤其随着抗战已进入最艰难的相持阶段,如果对这三种作风不加以改变,党的正确路线就难以得到执行,党也难以完成肩负的历史使命。
  用整风的办法整顿“三风”
  遵义会议后,我们党开始从军事上、政治上纠正以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为特征的“左”倾和右倾错误,但还未来得及从思想上彻底清算这种错误,党的干部对这种错误的思想根源还缺乏深刻认识。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进行一个普遍的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运动,我们显然是不能顺利前进的。1941年5月、1942年2月,毛泽东分别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和《反对党八股》的报告,号召全党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同年6月,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了《关于在全党进行整顿三风学习运动的指示》,标志着延安整风的正式展开。
  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是全党整风运动的中心内容,也是首要内容,其实际上就是要解决如何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端正党的思想路线的问题。为提高马克思主义认识水平,中央规定党员干部必须学习《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关于干部学校的决定》、《关于在职干部教育的决定》、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四三”决定》,以及毛泽东的《整顿党的作风》、《农村调查序言》、《改造我们的学习》等篇章,建立相应的学习检查监督制度。在此基础上,中央大力提倡调查研究,推动理论联系实际。其间,中央发出《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要求广大党员和干部通过调查研究,深入了解中国社会状况,了解中国革命的特点和规律,学会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1942年1月至1943年3月,张闻天率调查团在陕北和晋西北进行了一年多的调查研究,整理出多份调研报告。在中央领导同志的带动下,当时读书风气之浓厚、研讨问题之深入、调查研究之普遍,在党的历史上也是少有的。什么叫理论,什么叫理论联系实际,什么叫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什么叫实事求是,这些基本概念、基本道理,经过延安整风都在全党深入人心,并由此而确立了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统一的观点以及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反对宗派主义以整党风,是延安整风的另一个内容,主要是加强党的纪律,克服本位主义、闹独立性、自由主义等倾向,端正党的组织路线。为此,党中央大力倡导党员干部学习《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整顿党的作风》、《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反对自由主义》、《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刘少奇同志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论党内斗争》,陈云同志的《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以及列宁、斯大林的有关著作。这对于提高党员干部的党性修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同时,延安整风还通过总结历史经验、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方式来解决宗派主义问题。当时最有影响的是中共西北局召开的高级干部会议。会议一开始就讨论边区党的历史问题。会议在十多天的讨论中,展开了尖锐的批评,主要集中地揭发和批判了朱理治等“左”倾错误,澄清了陕北党的路线问题,肯定了刘志丹等同志执行的是正确路线。会议期间,毛泽东在全体会议上作了《关于斯大林论党的布尔什维克化十二条》的讲演,对于全党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起了重要作用。会议经过回顾总结党的历史、认真地学习讨论和尖锐地批评与自我批评,使边区党在思想上、政策上、组织上和作风上得到了统一,有力加强了党的领导和团结。这次会议前后共开了80余天,在整风运动中占有显著位置和示范意义。
  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是延安整风的第三个重要内容。关于整顿文风,毛泽东强调,党八股是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的宣传工具和表现形式,“要使革命精神获得发展,必须抛弃党八股,采取生动活泼新鲜有力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风”。在整顿文风中,各文教单位是重点,主要是检查工作中的形式主义,检查写文章、作决议、发指示中的八股文风。在整顿文风将近结束时,中央文委和中央组织部联合召开了党的文艺工作者会议。参加会议的是在延安从事文艺工作的党员,共50余人。会上刘少奇、陈云等都作了重要讲话。这次会议对促进文艺工作者深入实际,深入群众,改造世界观,创作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克服公式化、概念化、形式主义和八股调都起了重要的作用。经过整顿,党内文风有了明显变化,无论是写文章、发指示,还是作报告,人们不再空泛议论,而着眼于解决实际问题了。这种文风的改变,反过来也推动了对学风中的主观主义改造。
  整风运动的历史经验与启示
  延安整风是一次全党范围内的普遍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也是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它以独特的方式解决了党内长期存在的三种不良作风,给予我们深刻的历史启示。
  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树立理论联系实际的良好学风。延安整风始终把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放在基础地位,并贯穿于整风运动全过程,使整风运动成为我们党建党以来一次空前规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教育活动。在此基础上,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开始形成并逐渐确立指导地位。最有说服力的是,收入《毛泽东选集》的159篇文章,有112篇是毛泽东在延安时期撰写的。
  正确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延安整风能取得成功的一个关键条件。批评与自我批评中,自我批评是基础。把“反省自己”贯穿于整风运动全过程,是延安整风的一条重要经验。通过自我反省,许多同志幡然觉悟,认识到共产党人必须加强世界观改造,提高党性修养。时隔数十年之后,有的同志仍深有感触地说,正是在延安整风的气氛下,才真正体会到认识自己比认识别人更难,组织上入了党,还要努力在思想上入党。
  始终重视加强领导干部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的理论学习。延安整风从党的高级干部学习党的路线问题开始,中间经过全党范围的整风,在广大干部中纠正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等不良作风,然后,又转到党的高级干部学习理论和路线上来。正是由于党中央重视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的理论学习,问题解决得好,政治水平和理论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以实际行动在党和人民群众中树立了好的形象,才保证了延安整风健康发展,极大促进了党的思想政治建设。
  延安整风留给我们不少宝贵经验,这对于今天乃至未来加强党的建设,尤其是加强党的作风建设,仍然具有普遍的借鉴意义。